连翻108个跟头后,他走上了人生巅峰
2020-05-09 08:33:05    

陈曦/文

   1905年的北京,一家名叫丰泰的照相馆院里,京剧泰斗谭鑫培面对着一架法国造木壳手摇摄影机,反复表演着拿手好戏。 

  短短十几分钟的成片,足足拍了三天,可就是这三天时间,成就了我国第一部电影,也就是大家会在历史试卷中见到的京剧电影《定军山》了。
  
1.jpg
 
《定军山》剧照
  
  谭鑫培和他开创的京剧老生"谭派"足可以说是影响了整个戏曲界。谭门七代从艺,而今第七代嫡传人谭正岩也是红遍大江南北的名老生了。作为见过真人的我,必须告诉你,他是真帅。
  
  喏,就长这样——
 
  
  说起谭鑫培,可是梨园行有名的“文武昆乱不挡”。
  
  文武昆乱不挡
  
  “文”是“文戏”,“武”就是“武戏”。“昆”是“昆剧”,又称昆曲,被誉为“百戏之祖”,京剧的大量声腔包括穿戴的行头等也是源于昆曲。“乱”是“乱弹”,也就是后来被命名的京剧。
  
  “文武昆乱不挡”就是说无论是文戏还是武戏,不管昆曲还是京剧,都能演且演得好。
  
  谭鑫培就是这样一位样样强的大宗师。说到“武”,咱们这位谭老板是绝对的武术高绝,江湖人称“单刀小叫天”。
  
  谭大师嗓子“倒仓”之后,就暂时无法唱戏了。因为有一身功夫,“倒仓期”的谭鑫培就在镖局朋友的介绍下去给一家大户人家当护院。
  
  倒仓 dǎo cāng
  
  所谓“倒仓”就是指戏曲演员在青春期发育时嗓音变低或变哑。这可是戏曲演员必须面临的一大关,一旦在变声时坏了嗓子,那艺术之路就走到头了。所以倒仓了的演员必须细心应对,不能大量唱戏废嗓子。
  
  一夜,他轮值时,一“梁上君子”飞身上房,脚还未落瓦就被一声响亮的“贼人休走”惊在了当场。虽说倒着仓,可那毕竟是谭鑫培的嗓子呀,穿透力那必须是音响级的。
  
  电光石火间谭鑫培已经跃上房檐,那盗贼见状投出飞刀,谭老板就跟在台上“打出手”一样左手稳稳抓住了飞刀,回身袖间又射出了飞蝗石,石子到身形便到,几个回合下来,那贼人只有束手就擒。
  
  打出手
  
  戏曲表演中一种武打程式。以一个角色为中心,同其他几个角色互相抛掷、传递武器,动作惊险,难度很高。
  
  飞蝗石
  
  所谓飞蝗石实际上只是一块块小石子,不需要任何加工,信手而拾,信手而发。但是,飞蝗石在选取和使用上却是要下番功夫才行,要选取适合投掷的形状。从其形状和扔出去空中飞行的样子,很像蝗虫,故此得名飞蝗石。
  
  谭鑫培当护院期间遍访武林高手,拳脚、棍棒、轻功均一日千里,刀法更是一等一漂亮。待到谭大师嗓子恢复,凭着这一身“硬功夫”,他的武戏已是出神入化,已然成为了“伶界大王”。
 
4.png
  
  说起名伶的武功,武生宗师杨小楼那绝对是高手中的麟角。杨先生那一身功夫是家传加师传。
  
  杨小楼的父亲杨月楼武艺高强,猴戏尤其好,人称“杨猴子”,演京剧著名猴戏《安天会》时,能连翻108个跟头,慈禧太后看一次就震了,杨月楼马上就享受了“内廷供奉”。
  
  杨小楼的武戏更绝,长靠、短打、猴戏样样强。
  
  长靠
  
  长靠武生是扎着靠(就是穿铠甲),戴盔穿厚底靴,手持长兵器的大武生,演的大多是将军元帅骑马作战。
  
  短打
  
  短打武生着短装穿薄底靴,长短武器兼用,大多演的是不骑马的步战。
  
  杨小楼年纪轻轻也享受了“内廷供奉”不说,还是四品顶戴,在清朝四品以上的可就算是高官了,同行武生们都说杨小楼进宫演戏,就跟到姥姥家似的。
  
  放一张大家最熟悉的老剧照吧→
 
5.jpg
  
  梅兰芳小时候和杨小楼家住前后院,从小聪明伶俐的梅兰芳很讨人喜欢,杨小楼总是把他放在肩头扛着,梅兰芳亲切地称杨小楼为杨大叔。
  
  杨小楼的师父俞菊笙也是出了名的好功夫。因为他武打彪悍,加之刀枪无眼,所以他演《挑滑车》的时为免伤人,把虎头枪换做了“大铲头枪”。
  
  虎头枪是尖头的,即使是舞台道具,挥舞起来也是十分具有杀伤力。而大铲头枪呢,前面像个铲子,就算是真是碰到了人也不会扎伤,这就是高人有高人的无奈呀。
  
6.jpg
 
京剧《挑滑车》,高宠用的就是大铲头枪了。
  
  不光是生行,名旦会武术也是谁都挡不住。大家看到的梅兰芳大师是这样的→
 
7.jpg
  
  是这样的→
 
8.jpg
  
  这样的→
 
9.jpg
  
  然而,梅大师在现实生活中可是精通各路拳脚与刀剑,尤其是双剑使出来,七八个大汉肯定是近不了身——
 
10.png
  
  这剑术梅先生也真没浪费,《霸王别姬》里那段经典的舞剑,载歌载舞,刚柔并济,那是风靡至今呀。
 
11.jpg
  
  四大名旦之一的程砚秋先生也是一位“武林高手”,他当年在火车站还有过“一个打八个的”的战绩。
  
  因为程先生拒绝为日本人唱戏,汉奸盯上了他,本想教训他一番,却没料到程大师是太极拳的“黑带”,八个一个没落下,不到三十回合全趴下了。程大师还留下了话:“我随时恭候各位。”
  
  这气度,这架势,这武艺,真是了得!
  
  因为大师们武艺高强,所以他们在舞台上创造的艺术形象才能无比的生动逼真。
  
  “要想人前显贵,必须台下受罪”,那一招一式都是硬碰硬练出来的,美源于痛苦,但又能在艰辛中开出别样的花朵。

澳门弟一城娱乐平台

  • 验证码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