永不消失的松树
2020-05-11 09:34:52    
○北京植物园 陈红岩
  QQ截图20200511093222.png
  《诗经》是我国最早的诗歌总集,记录 了两三千年前中国人的喜怒哀乐,也尘封 着许多至今无解的千古之谜。从本期开始, 我们就走入《诗经》中幽深茂盛的植物世界, 去探索一系列危险、诱人的谜团。
  
  松树去哪儿了
  
  《诗经》中出场次数最多的植 物,不是珍贵的谷物,也不是美丽 的桃花,而是一种令古人敬畏的巨 树:松树。
  
  “岁寒,然后知松柏之后凋 也。”《诗经》“总编辑”孔子这 样说。现在,这话已经有了科学的 解释:松树细胞在秋天感知寒冷, 便会加速合成糖分,让细胞液变得 浓稠而不易结冰。同时,细胞DNA 还会制造出一种神奇的“抗冻蛋 白质”,它不断把水分子从小冰 晶上“拉”下来。这样,即使零 下几十度,松树细胞也不会结冰 受损,反而使松树能在漫天风雪 中保持骄傲的绿色。
  QQ截图20200511093336.png
  由于巨大的耐寒优势,千万年 来,中国中北部的山岭都被茂盛的 松林占据。据《诗经》记载,松林 中还挂满了原始的松萝,仿佛神秘的圣殿。中国古人也特别重视种植 松树,《诗经》中说:周朝先祖伐 掉岐山上的杂木,种上高大的松树, 这就是杰出的治国才能啊!
  
  然而,占尽天时、地利、人和 的松林,曾一度销声匿迹。偶有矮 小的松树,诉说着先祖的辉煌。那 些伟岸神圣的松林,去哪儿了?
  
  模糊的背影
  
  新年将至,我国云 南、贵州等地的一些少 数民族,家家都要在庭 院里悬挂松树枝,期盼 如松树般芬芳吉祥。汉 族也有类似的习俗,清 朝时人们还会在除夕夜 点燃一堆松枝,名叫“松 盆”,希望松树燃烧时 特有的清香,能愉悦天 上的神灵。
  QQ截图20200511093356.png
  松树的芳香源于一套精密的防御管网:树脂道。它在 松树体内纵横延伸,直达每根针叶 的尖顶。一旦树体受损,树脂道就 会立刻分泌黏液修补伤口。科学家 发现,松树非常聪明,能根据昆虫 啃咬、病菌入侵或外力损伤等不同 原因,调配不同成分、不同气味的 黏液,达到最佳防御效果。
  
  富含树脂的松木能千年不腐, 是绝佳的建筑用材。《诗经》中两 次提到砍伐松树建设帝王的宫殿。 后世记载,百姓家中的房屋主梁, 也爱用坚固的松木。千百年来,几 乎每一座令中国人骄傲的建筑,都 有松树作脊梁:明朝在北方边境修 建防御工事,近百万株大松树驰援; 清朝乾隆年间一次增建承德离宫,有36万株合抱巨松出山; 北京故宫太和殿是中国最大 的木结构大殿,主梁当然也 是松树……我们似乎能看到 一个个巨松的背影,走进千 家万户,站成根根栋梁,为 中国人撑起辉煌的宫殿,建 起温暖的小家。
  
  不熄的火焰
  
  保卫家园,也需要木材 冶炼锋利的刀剑。松树义不 容辞,它们化身熊熊烈火, 将金属熔化,保证了中国人手中始 终有最锋利的武器。
  
  松树燃烧时会产生大量黑色 粉末,还有少量黏稠的树脂。 2000多年前,一个中国人看着炭 窑上顽固的黑手印,突发奇想: 不如用它来写字吧!于是,承载 着中华文明的文房四宝之一—— 墨,应运而生。
  QQ截图20200511093403.png
  1975 年,湖北云梦县睡虎地出 土的秦朝墓中,出土了中国最早的 人工墨,质地正是“松烟”;汉代 人用秦岭的古松树制墨,树脂含量 高,质量一流,朝廷大员每个月才 能领取两块;到了宋代,到处是火 光冲天的制墨厂,山东等地的松树 几乎被砍伐殆尽。人们这才发现,松林生长缓慢,一旦 被破坏,就很难恢复。
  
  一棵棵巨松陪伴 了中国人那么久,燃 烧了那么多,它们似 乎也累了。
  
  永远的陪伴
  
  松树林去哪儿 了?它们进到了中国 人的一座座宫殿里, 一行行文字中,永远 温暖着我们。没有任 何一个民族,向松树 索取了这么多;但也 没有任何一个民族, 让松树的生命如此多 姿多彩。
  
  松树消失了么?没有。 至今,我国仍有 22 个种、 10个变种的松树,有高大 的红松,亭亭玉立的美人 松,宛若蛟龙的白皮松…… 它们永远守护着中国的山 川草木,更守护着中国人 的心灵:幼小时,要立下“何 当数千尺,为君覆明月” 的壮志;密林里,要做“百 尺无寸枝 , 一生自孤直”的 君子。

澳门弟一城娱乐平台

  • 验证码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