海子没有骗我,黑夜果真一无所有
2020-03-27 09:41:52    

1.jpg

童梦月光谣 

月光光

像书里那样照落地堂
 
虫吵嚷
 
不听话的小娃该上床
 
广播里播的是
 
黑猫探案,仙人渡江
 
花被单半掩着我的
 
百宝箱
 
一条鱼儿游荡在窗前
 
蚊帐里幻梦正上演
 
英雄故事一篇篇
 
还剩作业一点点
 
星连灯泡扑闪像眨眼
 
想彩云上仙宫天外天
 
妈妈的话一万遍
 
带入梦的是哈欠
 
  “晚安。”
 
  妈妈熄掉我卧室的灯,伴随着一天中的最后一声“晚安”,轻轻关上我的房门。
 
  “哒——哒——哒……”
 
  那是她转身穿过客厅,脚下那双亚麻材质的居家拖鞋,和木质地板摩擦轻触下产生的逐渐微弱的脚步声。
 
  很快,脚步声消失了,紧接着是一阵极细碎极细碎的说话声,隔着一扇房门听不清亮——那是爸爸妈妈在说话。
 
  然后——“嗒。”
 
  主卧的灯也熄了。
 
  我家的夜深了。
 
  我拽了拽妈妈为我细细褶好的被角想,现下,就连卧在衣柜前垫子上的老狗应该也被打理妥当,枕着骨头形状的小枕头,盖着厚实的小褥子准备入睡了。
 
  那我要如何睡呢?
 
  卧房的灯已经熄灭一段时候了,按理说我的眼睛应该逐渐适应黑暗,但我眼前依旧是一片浓墨——
 
  海子没有骗我,黑夜果真一无所有。
 
  我陷入了一场睡前战斗。
 
  屋子里的窗帘实在是太厚了,颜色也太暗,垂在窗前像是一堵遮天蔽日的墙。不管是燃着的蜡烛芯儿一样倔强不肯熄灭的路灯,还是楼前不远处那个被装点着满身霓虹的商城,总归,一个黄豆粒儿大的灯光都透不进那片尽忠职守的窗帘。
 
  睡前这段沁在黑夜里的静谧实在是让人有些抓狂。
 
  我开始胡思乱想。
 
2.jpg
 
  其实也算不得是胡思乱想,那是我惯有的入眠方式。
 
  有人喜欢睡前在耳边放一段笔尖划过纤维纸张的白噪音,有人喜欢一只一只数着不知跑去哪里的绵羊,自然也有人像我一样,喜欢拿睡前这一段安静到无趣的时间天马行空地“放画面”。
 
  也许是一只状似大鹏鸟的黑乌鸦,自东向西一路飞过来,它太大了,大得人们无法见其貌、窥其形。它就这么抖着翅膀飞着,时不时落下一根一根的羽毛,那便是一寸一寸的夜色。
 
  又许是两座大山,隔着十万八千里,突有一日不知怎么就对上了眼,各自不满起来:嗬,你瞧那山,长得那样高,还正对着我,分明是在挑衅!于是央了自己山里的小鸟,不远万里飞去递话,非要约个地点划个道,再各自花费个几千年挪过去,面对面地真刀真枪打一架。
 
  总之,什么无厘头的故事都敢琢磨。
 
  反正也没有班主任,没有判卷老师,没人揪着一个情节说不真实,或是结尾没有升华主题。
 
  这是我的时间,是属于我的黑沉沉的夜。
 
  我闭着眼睛,仿佛拥有了“造物”的魔法,可以指挥一切,支配一切,第一笔是缀在天角的彩虹一道道,第二笔也可以是雷电劈闪惶恐惊怖。
 
  不过最终,那些故事都会在飘忽的意识中一点点分解、陷落,被夜色侵袭,连带着“造物者”一起落进柔软的、温和的夜里。
 
  嗯,是要睡着了……
 
3.jpg
 
  你会在睡前“胡思乱想”吗?
 
  会选择什么方式来陪伴自己入眠呢?
 
  这首关于的睡梦幻想的《童梦月光谣》的歌词已刊登于《儿童文学》(绘本)2020年二月号【侧耳倾听】栏目,还有精美插图,记得关注哦。

澳门弟一城娱乐平台

  • 验证码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