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网课到底有什么不好
2020-03-19 16:58:41    
2020年3月19日     天气:多云转晴
QQ截图20200319165929.jpg
   窗前的花盆空了整整一个冬天,除了偶尔落下的雪、麻雀和鸽子,它始终寂静荒芜。前些天,我随手往里面撒了把黄豆,没想到一眨眼,豆苗就蹭蹭蹭全钻出来了,怕我等急了似的。这些来自土壤的绿色音符唱得真欢,把窗台变成了大剧场,阳光是幕布,春天是导演,而我是唯一的观众。
 
  忽然想起校门口的那几棵玉兰,应该正开得热烈吧,厚重而湿润的花瓣坠落,像大团大团的雪。不知有没有人看。
 
  原本二月初就该开学,后来说至少推迟到二月底,再后来估摸着要到三月中旬,然而看现在的形式,四月底能开学就谢天谢地了……搞不好,这个学期都要没了。上学期离开时,我把绒帽放在课桌的抽屉里,想着反正就走十几天,回来还要接着戴,没想到开学时恐怕都得穿衬衫短袖了。
 
  早上被叫醒后没动力起床,趴在被窝里刷手机。看了不少关于网课的段子,被逗笑了好多次。然而段子终究是段子,笑完也就完了。因网络异常而卡屏的尴尬,因忘关耳麦而暴露的癖好,因泄愤导致暴跌的评分……看多了也就笑不出来了。
 
  省掉路上的时间,早晨不再匆忙。等到再不起床就迟到的时候,我才在妈妈的唠叨声中爬起来洗漱,衣冠不整地坐下,边开电脑边吃早饭,并且成功地又一次把豆浆溅到了键盘上。
 
  今天我一个人上课。之前有一次爸爸心血来潮凑过来陪我听化学课,听了不到十分钟就开溜了。还有一次妈妈听见语文课在讲林黛玉进贾府,受到启发,扭头就去重温了87版《红楼梦》电视剧……
 
  我把书桌推到墙边,书本摞得高高的,努力营造出一种教室的氛围。可家毕竟是休息放松的地方,高中紧张的节奏很容易被枕头、睡衣的柔软和碗筷、电视的声音消解。
 
  学校的网课,起初是直播,但因为多数老师玩不转软件设备,而且教学效果不好,后来索性改为录播。一个老师录视频,全年级一起听,毫无针对性,学生水平参差不齐,老师为了照顾到所有人,只能讲最基础的东西。
 
  对我而言,上网课只能是一种掩耳盗铃式的心理安慰——“嗯,我照常听课、写作业了,什么也没耽误,连课间操和眼保健操都没落下。”事实上我很清楚这种学习方式的效率有多低。不知别人怎样,反正我听网课要么频频走神,要么只顾抄写PPT,知识点如雨水般从伞面流过,一滴也没有渗进心里。反倒是夜深人静时借助辅导书自习,一点点啃,收获来得更为踏实。
 
  说真的,我有点焦虑。快开学吧!
 
  “上网课有什么不好?”大芒倒是很享受现在的生活,不用跑操,不用提心吊胆被老师点名提问,也不会被课代表催交作业,比在学校舒服多了。我顶多是边听课边吃早饭,他居然可以边听课边在厨房做饭……所以他听的到底是什么课?深深佩服那些日常宅家工作的自由职业者,若无超强的自律,恐怕早就原地融化了。
 
  爸爸说小区里的紫叶李开花了,我下楼去看。花瓣细碎轻薄,星星点点,不像玉兰花那么惊天动地,倒有种内向腼腆、悄声细语的温柔。花的颜色很淡,没什么香气,可我看得如痴如醉。真奇怪,不一会儿,内心就安静多了,整个人都舒坦起来,神清气爽。
 
  这是花的魔力吗,是湿润新鲜的花瓣吸走了焦躁不安吗?看塑料假花和花的照片,绝不会有这样的效果。
 
  同理,我在网络空间有自己的果园、农场和森林,可它们所有加起来,也抵不上窗前一盆毛毛糙糙的豆苗来得可爱亲切。
 
  同理,电子书无法取代纸质书,它没有纸页的厚度、质感和气味,不能在光线变化下呈现出不同颜色,也无法被翻动、摩挲和折叠。
 
  同理,我通过网络也能和朋友们互动,可她们需要安慰的时候,我发多少表情包都比不上走到跟前,轻轻拍拍她们的肩膀。
 
  于是,再次想到网课与现实课堂的差别。老师面对镜头拘谨生硬地讲解,怎比得上在开窗的教室里,在春风吹进来的时候,与学生们一唱一和、即时互动?
 
  我想念那些温暖的气息,流动的眼神,流畅的声音。我想念真实的、有血有肉的课堂。
 
  快开学吧。

澳门弟一城娱乐平台

  • 验证码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