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20-04-02 10:34:04    《中国中学生报》

QQ截图20200402103440.jpg   

 
  “没意思!没意思!没意思!”
 
  大喊三声后,勇勇才想起还有邻居呢,急忙捂住嘴。打个电话吧,看看大力在干什么。
 
  “嘿,勇勇,你也在家呢?”接到勇勇的电话,大力的声音里透着兴奋。
 
  “对呀!每天吃了睡,睡了吃,没有了压力,也没有了动力,真无聊!”
 
  “可不是嘛,以前我最羡慕这种生活,现在才知道,这种生活多么枯燥!”
 
  “是呀!这是个不一样的寒假,漫长的寒假。”
 
  “我现在就想着快点开学!回到学校,和同学们在一起,多么有趣呀!”
 
  “对了,你写完作业了吗?”
 
  “全写完了。每天不写作业,都没有事做。”
 
  “真是没想到,太阳从西边出来了。每次一开学,你的作业都完不成的,哈哈……”
 
  “这么长时间,用来写作业充裕得很。以前不让玩游戏,天天惦记着,现在有时间了,却没那么在意了。而且作业也不多,每天做一点儿就完成了。”
 
  “同感!同感!以前,我总认为幸福就是一天到晚在家待着,不用上学,也不用写作业,可以成天打游戏。现在才知道,这样的生活根本不是幸福,而是受罪!”
 
  二
 
  “再这样宅在家里,我快要疯了。我们出去玩玩吧,有兴趣吗?”勇勇试探着说。
 
  “好呀,我们闯出去玩玩?”大力也有此意。
 
  “一言为定!出去后,老地方见!”两人一拍即合。
 
  勇勇戴上口罩,全副武装地下了楼。小区门口摆着一张桌子,上面放着厚厚的一摞纸和一支笔,工作人员也戴着口罩。登记过后,工作人员让勇勇出示出入证,可勇勇没有。
 
  “叔叔阿姨,你们就让我出去吧!我一个人在家,忽然肚子疼,要去前面的药店买药,一会儿就回来。”勇勇有些心虚,说话也没了底气。
 
  “你没有出入证,是不能出入的。小同学,你要买什么药,我帮你买回来。”阿姨温柔的声音让勇勇无法拒绝,也没有理由拒绝。
 
  没办法,只得回家。勇勇回到家里,大力的电话马上打了进来。
 
  “不行呀,我出不去!门口的防护太严了!”
 
  “我也一样呀!‘逃亡计划’失败了!可惜!”勇勇叹了口气。
 
  两个小伙伴都沉默了。
 
  “原以为工作人员管得不严,我还想投机取巧,看来并不是这样的,情况真的很严重。”
 
  勇勇率先打破了沉默。“是的,他们还告诉我,非常时期,最好待在家里不出去活动,不给病毒传播的机会。切断传播途径,需要大家共同努力!”大力说。
 
  “好,那我们一起加油!战胜疫情,我们不能上前线,但是可以少添乱。”
 
  三
 
  夜深了,妈妈拖着沉重的步子,回到家。
 
  勇勇屋里的灯还亮着,妈妈急忙走过去。妈妈和爸爸平时工作太忙,没有时间照顾勇勇,还真的有点儿担心呢。
 
  勇勇趴在桌子上睡着了,旁边放着一支笔、一幅画:明亮的阳光下,晴朗的天空飘着朵朵白云;几根电线,垂成一道优美的弧线;一条弯弯的小河,河水很清,甚至能看清水底的小鱼和鹅卵石;河边的柳树抽出嫩绿的芽,桃树开着大朵的花……右下角签着勇勇的名字,写着画的名字——春游。字和画虽然稚嫩,却充满童趣。
 
  很明显,勇勇还没有画完。妈妈拿起笔,给这幅画添上了一群少先队员。他们举着队旗,在无边的田野里,跑着跳着唱着。
 
  臧安民

澳门弟一城娱乐平台

  • 验证码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