绣霞
2020-04-22 09:08:01    
文/石帆
 
  阿霞从小居住的地方,叫作锦绣镇。
 
  镇子坐落在连山国东边的一道山坳里。这里,不论男女老少,人人都有刺绣的好手艺。
 
  每天下午,放了学,大大小小的孩子就聚在了一起。大家拿着自己绣品,比图案,比配色,比手艺。
 
  女孩子们喜欢绣花草、飞鸟和小兽;男孩子爱绣山川大河,他们或许没有女孩子手巧,却能绣出不一样的气势。
 
  要说绣工,所有的孩子里,最好的就是阿霞了。
 
  谁都认得,她是锦绣苏家的小女儿。
 
1.jpg
 
  从阿霞记事时起,这块烫金的“锦绣苏”牌匾,就挂在她家的院门上。
 
  苏家的院落不大,但是小得精致。院中间有葡萄藤、花架、金鱼缸,院后是一片池塘,盛着从山顶石渠淌下的山泉,里面住着几只白鹤。
 
  推开院子正门,斜对着的,是锦绣镇上的祠堂。再往西,与祠堂一墙之隔,就是镇子上永不打烊的针线铺。
 
  在这世界上,还没有哪个地方的针线铺,能开得像锦绣镇上的这般热闹。
 
  铺子里,蓝的绿的红的黄的,各色的丝线摆满了货架。单是红色,就有大红、深红、殷红、橘红、粉红、桃红、玫红、酒红、绯红……数不清多少种,更别提其他颜色了。
 
  各色的丝线在屋子里这一束那一束地拉开着。缝隙里,总有三五个孩子嬉闹其中。
 
  阿霞从小就常来这里,替妈妈买丝线。红的绿的,各色的丝线她都买过,只除了白色。
 
2.jpg
 
  祠堂的两扇木门,总是用铁链锁着,只在每月初大人们议事的那两天才开。透过木门的缝隙,就能望见屋子正中摆放的那件绣锦。
 
  这绣锦,是镇上的宝贝。十岁那年,阿霞才第一次看清它的模样。
 
  那一年,雨水格外少,连阿霞家院后的池塘都见了底。镇上的人都议论着,要从山坡上修一条水渠下来。
 
  祠堂议事的当晚,阿霞的妈妈就带了那件绣锦回家。
 
  夜里,阿霞的爸爸把家里所有的灯都点亮了。
 
  亮堂堂的灯光里,绣锦在绣架上铺展开。
 
  阿霞还从没见过这么精细的刺绣呢!整个锦绣镇内外的风光都在上面,每级石阶,每片瓦块,都闪闪发光。
 
  花了整整一个晚上,阿霞的妈妈顺着山势,用白丝线绣了一条水渠下来。
 
  第二天一早,镇上就多了这条淌着明晃晃水花的石渠。
 
3.jpg
 
  现在,阿霞正坐在后院的池塘边。
 
  每当太阳落山前,那几只白鹤都会啄下一根自己尾羽,放到青石板上。
 
  阿霞把它们一一捡起,拿回家去。
 
  阿霞妈妈会花上半刻钟,把尾羽上的细毛择下,捻成一条细丝线。
 
  要不是今天妈妈发了烧,那些白鹤羽捻就的细丝,一定会如往日般,被她一线一线地穿在白绢上,绣成漫天舒展的薄云。
 
  但是现在不同。这次,坐在绣架旁飞针走线的人,换成了阿霞。
 
  眼看要绣完了,忽然“哎哟”一声。一个不留意,阿霞指尖上的血落在了绢帕上。只一瞬,就洇染了几根细丝。
 
  “下次就好了,别怕。”阿霞的妈妈这样说着,抬头望着窗外。
 
  那里,夕阳正落下。
 
  漫天的白云里,忽然升起了一片绯红的晚霞。

澳门弟一城娱乐平台

  • 验证码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