种萝卜的狐狸
2020-05-13 08:49:04    
文/李忆婷
 
  河边的兔子们又在偷窥对岸那只新来的狐狸了。
 
  “你们看,它的眼睛那么圆,身体那么壮,一定是捉兔子的好手!我的太爷爷就是被这样的狐狸暗算的!”老黑兔缩着脖子,颤抖着说。
 
  “你们看,它的耳朵那么尖,肯定偷偷听过我们的小秘密,计划着要怎么抓我们!”小眼睛的长毛兔耷拉着耳朵,压低了嗓门。
 
  “你们看你们看,它的大尾巴……”一只小白兔竖起了长长的耳朵,激动地说,“多像一根大萝卜!如果它种萝卜,应该会很好吃!”
 
  兔子家族的长老们惊恐地注视着小白兔。
 
  就在当天,小白兔被罚抄了兔子家族的族规:
 
  1.永远不要和狐狸做朋友。

  2.狐狸是最坏最坏的,没有特例。

  3.如果你遇到的狐狸不是这样,请参照1、2两条。
 
  然而没过多久,兔子们惊恐地发现——狐狸真的种起了萝卜!
 
  小尾巴灰兔揉着眼睛,说:“狐狸肯定是有阴谋的!”
 
  兔子们纷纷表示赞同。于是,兔子家族召开了“关于那只大尾巴狐狸到底在干什么”的第七十二次紧急重要会议。
 
  兔子长老一号站了出来,它是最老的兔子:“我们不能坐以待毙,我们要奋起反抗,为了兔子家族!”
 
  兔子长老二号也站了出来,它是第二老的兔子:“以后每天我们都要派一只小兔子站岗!”
 
  兔子们再次纷纷表示赞同。
 
  “那么谁来呢?”
 
  回答长老二号的是一片沉默——随后,小白兔被推了出来:
 
  “就是她上次说狐狸种的萝卜好吃。”
 
  “她一定可以盯好那只小狐狸。”
 
  小白兔抬起头:“我、我会看好他的……为了兔子家族!”
 
  可是,一连三个星期,哨兵小白兔都一无所获。
 
  左盼右盼,终于等到萝卜丰收,小白兔就躲在石头后,看着狐狸拔出一根根水嫩嫩的大萝卜,然后嚼得“嘎嘣”响。
 
  小白兔突然萌生了一个危险的念头——我也好想尝一口!
 
  这一天,夜幕如期降临,到了小白兔实现自己伟大计划的时刻了。
 
  狐狸枕着草垛,睡得迷迷糊糊,勇敢者小白兔踮起脚尖、一步、一步,小心翼翼地靠近……
 
  目标近在咫尺!
 
  好的!小白兔已经成功够着一根嫩萝卜!
 
  这时,狐狸忽然翻了一个身,小白兔吓得一激灵,抱起萝卜,发挥种族优势,飞快地躲回岩石后,一颗心扑通扑通直跳。
 
  “嘎嘣、嘎嘣……”狐狸先生的萝卜果然又脆又甜!
 
1.jpg
 
  我是一只吃萝卜的狐狸,倒不是因为我爱吃,而是半年前的饥荒带走了我的妈妈,我眼睁睁看着更强大的狐狸拖走了它的尸体。
 
  妈妈保护了我。我逃出来,长途跋涉,只能抓抓小老鼠填饱肚子。
 
  最后,我越来越饿,终于一点力气也没有了。我找了一块大石头,听老鹰说大石头都是天上掉下来的星星变的,我想在自然生存法则面前死得体面一些。玫瑰色的夕阳下,我靠在石头上,闭上了双眼。
 
  本以为自己不堪的一生就要结束,一个不明物体砸中我的脸,伴有战战兢兢的求饶:“我、我只有这最后一根萝卜了……你吃它,就不要吃我了好不好?”
 
  我努力撑起眼皮,看到一只很白的兔子——看上去好像很好吃。
 
  “你没看出来,我要饿死了吗?”
 
  “所以我给你送萝卜来了!”
 
  所以个啥,一点因果关系都没有。
 
  “我吃了萝卜,三分饱;然后吃你,就十分饱了。”
 
  我恶意地欣赏着小兔子仓皇逃窜的身影,最后还是爬起来,啃了萝卜——脆生生,苦兮兮,这群兔子一点美食品位都没有。
 
  不过靠着这根萝卜,我活了下来。
 
  后来,我继续旅行,一路拜师学艺,最终成为了“春田瓜皮大森林种萝卜”大赛第一名。
 
  为了报恩,我定居在小河边,河对岸有一窝很喜欢碎碎念的兔子。
 
  喂喂喂,我眼睛圆怪我喽?我尾巴大怪我喽?我耳朵尖也怪我喽?
 
  漂亮是天生的,你们这群白矮团子懂个啥啊!
 
  嗯?我种的萝卜好吃?
 
  我望过去——过了这么久,这只兔崽子还是没长进。
 
  于是,我开始种萝卜!但我也一直偷偷关注着那只小白兔,它最近总是在悄悄看我,不要这么明显好吗?我也会害羞的……
 
  它什么时候会来找我呢?为了做好随时见面的准备,我每天都会在小河边把尾巴梳理一百遍。
 
  这天,就在我眯着眼数星星的晚上,小白兔来了。
 
  小白兔先是在附近徘徊好一阵,然后突然冲了过来。我正想和它打个招呼,它却逃也似的蹿走了,我连一个“嗨”都没来得及说。
 
  我看着那个迅速消失的白色背影,突然明白:白兔小姐是一个萝卜小偷。
 
  但我放任它一天天笨拙地进出萝卜田。
 
  最近,它甚至抱走了满满一篓萝卜!
 
  要不是我会种萝卜,萝卜田早就被它搬空了好吗!
 
  但我也每天悄悄看它吃得开心。哼,再胖一点我就把你抓来吃!
 
  这天,看到小白兔拉着小拖车进入萝卜田时,我终于忍不住了——“狐狸先生……吃了你这么多的萝卜,真是不好意思!”
 
  我拎着小白兔的耳朵,一言不发。
 
  “狐狸先生……要不、要不我帮一起你种萝卜吧……”
 
  “可以。”我把小白兔放了下来。
 
2.jpg
 
  之后,兔子家族就看到了难以置信的一幕——
 
  每天,河对岸的狐狸都会坐在树荫下,跷着二郎腿,指挥着小白兔在萝卜田里施肥、浇水,忙这忙那。
 
  等到萝卜田里从青青的芽,到长出嫩嫩的萝卜时,小白兔就会拉着一拖车的萝卜回来,给兔子家族加加餐。
 
  兔子家族终于忍不住了,长老一号找小白兔进行了严肃认真的谈话:“你不能再和那只狐狸玩了。”
 
  小白兔巴巴地看着长老:“为什么呀……”
 
  “没有为什么,反正如果你再和它一起玩,你就不是兔子了!”
 
  “那就不是兔子吧!”
 
  于是,小白兔还是每天在狐狸的萝卜田里蹦蹦跳跳。
 
  忍到了没有萝卜吃的第二个月时,兔子家族召开了“关于没有好吃的萝卜怎么办”的紧急会议。
 
  兔子们讨论后得出结论:能种出那么好吃的萝卜的狐狸,应该是一只好狐狸。
 
  于是兔子家族的族规变成了:
 
  1.会种萝卜的狐狸是好狐狸。

  2.可以和会种萝卜的狐狸做朋友。
 
  后来,河对岸的狐狸依旧是那只种萝卜的狐狸,不过跟在狐狸身后的,有时候是一只小白兔,有时候是一群小兔子。
 
  选自《儿童文学》(故事)2020年5月刊
 
  “新新笔团子”栏目

澳门弟一城娱乐平台

  • 验证码: